曲靖文明網 > 首頁 > 曲靖好人榜 > 學習楷模
第六屆曲靖市道德模范提名獎何興萬:“當時只想到救人最重要”
發布時間:2020年12月03日 來源:曲靖文明網
 [打印] [關閉]

何興萬獲第六屆曲靖市助人為樂道德模范提名獎。

2017年7月6日晚,又是一夜的大雨。7日早9:45,記者剛打通何興萬的電話,就聽到人聲鼎沸,老何在喊:“變壓器都沖走十幾米了!危險得很了!房子又倒了四五間,還好人都撤出來了?!崩虾握f他要報告供電所,沒有時間和記者細說,就掛了電話。

災情,聽著就讓人揪心。

兩天前,太陽終于露出難得一見的笑臉。老何的妻子楊興巧在晾曬著剛洗好的床單被套,院子里三根晾衣線上掛得滿滿的。她說:“人走完了,我把被子洗一洗?!焙闻d萬說:“連續4天,家里一天到晚人出人進,頓頓有五六桌人吃飯,七八十人住在我家,十多張床都住不下,還打地鋪?!?/font>

何興萬的家,在會澤縣待補鎮金牛村委會大棚子小組,大海小牯牛寨山腳下,兩座高聳入云的石頭山云遮霧繞。村子周圍植被很好,茂盛蒼翠的樹木讓這里成了一個天然氧吧,如果是來游玩,金牛村絕對是一個風光秀麗的地方。然而何興萬和他的鄰居們現在卻沒有心思去欣賞風景。當地是典型的兩山夾一溝地形,村子南邊嘩嘩流淌的清水河就是全村67戶205人的噩夢。清水河是待補鎮境內泥石流暴發頻繁的一條河流,大海草山腳下的打廠溝和萬家溝就是泥石流的發源地。

6月29日凌晨,長時間的暴雨導致清水河再次暴發泥石流,洪水裹挾著泥沙巨石傾瀉而下,風雨聲、水的咆哮聲、石頭碰撞聲交織在黑夜里。泥石流像一頭兇猛的怪獸,仿佛一口就要把大棚子村吞沒。如果河水順著河道的南側直接流走,村民還可以稍稍松口氣,因為南邊是堅硬的石頭山體,可惜河水卻在河道中拐了個S形的彎,洶涌的泥石流直接撲向河道北岸低洼處的15戶人家,全村處在極度的驚恐中。

小組長何順清兼任地質災害觀測員,他披著氈褂,拎著國土所發給他的小喇叭,冒著傾盆大雨,從村子的一頭一家一戶喊起:“泥石流來了!大家快點往高處去!”何順清的妻子也從村子另一頭喊起:“大水來了,大家快跑?!睅讉€晚上,何順清都沒有睡覺,他已經喊了6次了,但是29日那一夜卻是最緊張的一次。萬幸的是沒有人員傷亡,在黨員和村干部的組織下,大雨滂沱中驚魂未定的受災群眾30多人全都集中到了何興萬家院子里、屋檐下。

那是一個不眠夜,何興萬家里燈火通明,院子里人出人進,忙而不亂。老何讓妻子楊興巧把用得上的東西都拿出來,他說:“當時只想到救人最重要”。楊興巧忙著把家里的被子全部抱出來,帶著人七手八腳鋪床、打地鋪。老何忙著安排小組長和村民做好巡查,嚴防發生次生災害。他家儼然成了救災指揮部和臨時安置點。

何興萬是金牛村委會黨總支副書記,今年63歲,1978年入黨,1987年任待補區金牛鄉副鄉長(小鄉)。前些年在箐門村委會任黨總支書記,2016年10月調回金牛村任副書記。家里種著三畝地,養著兩頭豬。兒子何順德在縣城工作,女兒出嫁到東川,目前就是老兩口在大棚子小組生活。據了解,受災群眾在何興萬家的4天時間,伙食開支達6000元左右,全都是他家自己承擔。老何說:“救人要緊,錢是小事?!?/font>

老何的妻子楊興巧今年58歲,任村里的黨小組長已經7年。幾天來,她都沒有睡過好覺。楊興巧說:“我家當晚就鋪了13張床,第二天鎮政府又拉了些鋪蓋來,連上打地鋪,總的鋪了20多張床?!庇浾吆闷娴貑柪虾渭以趺匆幌伦泳湍苣贸?3張床上的鋪蓋行李?楊興巧回答:“兒子十多年前結婚,因為大棚子地方偏僻,所以家里就置辦下了不少床鋪,沒想到在關鍵時刻還起了大作用?!?這些年,村里全家外出務工的人有事回來幾天,都是在他家落腳住宿。

據何興萬和何順清說,6月29日的泥石流僅次于2014年7月10日發生的那次。當時的水比今年大,沖來很多泥沙,東一堆西一堆的堆在清水河上游。今年這場洪水,把堆著的泥沙全部沖了下來。他們說,“從前下河去挑水,要在河岸上拐幾個彎才能下到河里?!辈艃H僅過了3年,河床就升高了八九米。

29日的泥石流過后,人們悲傷地看到,河床已經漲到了處在低處的人家門口,當下一次泥石流到來時,這些人家就面臨著滅頂之災。高處的52戶雖然離河床還有一段距離,但是因為洪水和泥石流的沖刷,河岸也發生部分坍塌,出現一個巨大的U型缺口,已經拉上了警戒線,豎起了警示牌。如果河床按三年9米的速度繼續抬高,不要幾年,現在處在高處的人家,也將面臨同樣的危險境地。

7月5日,記者到大棚子小組采訪的時候,雖然洪水已經退去,但是看到被泥沙掩埋了半截的住房、已經消失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搖搖欲墜的房子、被河水掏空的墻角、大門外只剩半截還懸空的出路,就可以想象當時的場面有多恐怖。

大棚子小組受災的15戶中,在家的只有7戶,其余的都在昆明打工。54歲的潘順榮媳婦有病,在這次洪災中泥石流沖垮了他家的兩間房屋共40多平方米,剛轉移出來的時候他們就住在何興萬家?,F在他已經在村里租了房子住著,房主人全家外出打工。在外打工的20多個人,聽到家里受災了,紛紛趕回來救災,回來的人也全都落腳在何興萬家。鎮上的工作組、村三委都來了,每頓吃飯老何家都有五六桌人,一天總共有七八十人。楊興巧找了六個人幫著煮飯,每頓都有五六個菜。目前,全部受災村民已經通過在村里租房的方式得到了安置。

那天夜里,村民們七手八腳把潘順榮身患重病的妻子救了上來,還把高齡老人李老五家老兩口背上來,住在何興萬家,楊興巧每天都為老人洗臉梳頭。村民說,楊興巧為人好,有耐心,待人熱情大方。老人不僅是住在她家的幾天得到照顧,就是在平常,楊興巧都經常去幫助老人,或是梳頭或是煮東西給他們吃。

為別人點一盞燈,既照亮別人,也照亮了自己。能為他人點一盞燈的人,必定是一個幸福的人。在那個漆黑的雨夜,共產黨員何興萬和妻子楊興巧,不就是牯牛山下、清水河畔的一盞明燈嗎?(曲靖日報特約記者 陳耀邦 周云坤)

相關新聞
日日噜噜夜夜狠狠视频